是否

是否

这一幕正是基兰刚才所描绘的。

然而,脾气暴躁的拉皮尔是个例外。作为最凶猛的战士和战斗中最足智多谋的人,加上直接在草原国王的指挥下服役,他还拥有可以与一千人匹敌的威武头衔,他的身躯几乎比一个普通的草原士兵高出两个头。

他庞大的肌肉甚至让他庞大的身躯显得无比强壮,他的三头肌已经有普通人大腿那么大了。

他眼睛下面画了两条蓝黑相间的线,一直延伸到脸上。这使他丑陋的样子变得更加凶恶,使任何一个注视他的人都感到恐惧。

拉皮尔大步走向赫克托的帐篷。

周围的士兵很快为他让路。就像他们不敢打扰赫克托一样,他们也不敢阻止拉皮尔,而拉皮尔当时显然很生气。任何有勇气这样做的人都会被撕碎。

“该死的,赫克托,难道你不知道已经过了承诺的时间……是你!”

拉皮尔看见树懒就大声地骂,他把树懒误认为是真正的基兰人,骂得一声惊叫。

然后拉皮尔恶狠狠地笑了笑,张开双臂扑到树懒身上。

他跳过去时,健壮的手臂上迸发出蓝色的火花。

主营地中一些专门用来防御沃伦骑兵的设置和防御措施在草原士兵自己或乌鸦和毒蛇派间谍引起的骚动。

它让三千名沃伦骑手毫无抵抗地冲进来。

马嘶嘶作响,人们愤怒地咆哮。

刀剑相撞时发出耀眼的光芒,形成一条血流成河的小溪。

一支火把突然在空中点燃,在登陆主营的军队补给之前划出一道明亮的弧线。

火势立即猛烈地燃烧在马匹的饲料上,随后是军队的口粮。

主营的一大片区域被纵火焚烧。

烈火熊熊燃烧,连训练有素的马都吓得嘶嘶作响,当绳子被切断时,马群到处乱窜,在烈火熊熊的燃烧中挣扎。

熊熊燃烧的马群疾驰而过主营,放火的地方更多了。

“把火扑灭!”!把火扑灭!”

许多草原士兵都在惊慌地喊叫,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自己都逃不出这种棘手的局面。他们中的许多人面对着其他部族羡慕的对手,而在他们旁边的是冲过他们营地的敌人,如果他们放弃抵抗和扑灭火焰,他们也会灭亡。

他们生存的唯一办法就是在他们眼前杀死对手,即使他们的对手曾经是他们的战友只有一小部分的草原士兵达成了停火协议,但是这样的协议并不能延长他们的生存时间,反而使他们更快地死去。

刺伤从阴影中冒出来,一个接一个地夺去了生命。

耀斑飞过天空,在营地里点燃了更多的火。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